法院里,除了法官、執行員,還有這樣一群人,他們穿警服、有警銜,但並不出警。他們就是專門負責提押犯人、維護秩序的司法警察,俗稱法警。法警不像普通民警那麼為人熟悉,其實他們的工作貫穿法院審理的每個案件。
  11月6日,記者跟隨房山法院法警一道執行了一次提押犯罪嫌疑人的任務,發現法警工作中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比如法警們須接受嚴苛的擒拿術訓練;提押路線有很多備選方案;押送患有傳染病的犯罪嫌疑人時法警須穿防護服等。
  京華時報記者楊鳳臨
  □提押
  嫌疑人上車後須戴黑頭套
  11月6日,早上8點20分,在房山法院的地下一樓,10名法警已集合完畢,他們統一穿著警服,正在認真聽房山法院法警隊副隊長郭鐵輝介紹今天提押任務的情況。
  當天的任務是去房山第一看守所提押4名犯罪嫌疑人,他們全部為男性,分別涉嫌盜竊罪、詐騙罪、搶奪罪,其中搶奪罪有2名同案。
  在提押的路上,提押分隊副分隊長魏明告訴記者,房山法院的提押分隊總共有13名法警,他們每天要往返看守所至少4趟,年底更為頻繁,每年要提押犯罪嫌疑人1000餘名。
  8點50分,警車來到房山第一看守所,與工作人員進行交接,準備帶出4名嫌疑人。
  大約10分鐘後,4名犯罪嫌疑人在看守所武警和法警的共同看守下,排著隊走出大鐵門。門口等候的法警依照名單,核對了嫌疑人的姓名、戶籍地及所涉案件的案由。
  記者看到,4名嫌疑人雙手都被銬在胸前,腳穿沒有系帶的黑色布鞋。魏明告訴記者:“對於老弱殘犯以及罪名較輕的嫌疑人,往往將其雙手置前戴上手銬;對於身強力壯的、暴力犯罪的嫌疑人,往往會將其雙手銬在背後。要求嫌疑人穿沒有鞋帶的鞋子,是為了防止他們用鞋帶傷害自己或他人。”
  “同案嫌疑人不得在同一輛車,給他們戴上頭套。”在魏明的指揮下,4名嫌疑人分別被帶上了兩輛警車,每輛警車由兩名法警坐在靠近後車門的地方看守。
  魏明坐上警車的副駕駛座上後,麻利的將門鎖往上一扳,只聽“咔”的一聲,警車車門被反鎖上了。他隨即又將頭頂上的監控屏幕打開。監控屏幕上分成4部分,分別顯示著車前方、車後方以及車內兩個角度的視頻監控。魏明表情嚴肅,目不轉睛地盯著監控視頻,觀察著嫌疑人的動靜。
  押解途中不避紅燈不停車
  魏明還告訴記者,從房山法院到房山第一看守所總共有20多公里路程,其中經過京港澳高速公路、大件路、城關鎮瓜市村等。為了防止堵車,保證準時開庭,以及應對警車被嫌疑人家屬跟蹤等其他突發事件,提押路線有多種備選方案,法警可根據需要選擇路線。
  “警車是特種車輛,按照要求,一旦啟動中途不准停車,不避讓紅燈,不准打開車門,警車之間不准其他車輛插入。提押路線會進行不定期的調整,以保證安全。”魏明說。
  據瞭解,每次提押前,法警們都要做足功課,比如需要瞭解犯罪嫌疑人涉嫌什麼案件,家庭情況如何,是否認罪以及認罪態度如何,並針對具體情況有針對性地為提押做準備。在提押過程中,每輛警車確保至少有5名法警,警車的後車廂至少有2名法警與嫌疑人坐在一起。
  “比如之前有嫌疑人揚言要自殺,所以一上警車我們就給他戴上防暴頭盔,這樣他再怎麼撞頭也不會有生命危險。犯人從看守所走出來的一剎那,他們的人身安全全部由我們負責,在送回看守所之前,他們不能有任何閃失。”魏明說。
  提押傳染病人須穿防護服
  執行提押任務毫無例外都會與犯罪嫌疑人“親密接觸”。這些嫌疑人有的可能患有各種傳染性疾病,比如艾滋病、肺結核、肝炎等。魏明告訴記者,他們每年都會有近10次這樣的特殊提押任務。
  為了從源頭上控制傳染病,同時防止提押時嫌疑人情緒激動,發生咬人、自傷、自殘等突發事件,法警都會對嫌疑人進行必要的防護,為其戴上口罩、手套。為防止傳染,法警還會對此類犯罪嫌疑人進行單獨提押,並將他們關進專門的暫看室,提押結束後,再對暫看室進行消毒處理。
  此外,為防止接觸時發生意外引起感染,法警也會穿上專用的防護服,戴口罩、手套等防護用具。“在押解、值庭過程中,我們還需要充分瞭解嫌疑人的思想狀況,通過交流幫助他們穩定情緒,防止嫌疑人情緒失控、產生攻擊性。”魏明說。
  “防護服不透氣,冬天穿還好,夏天每次穿完,全身像剛洗過澡一樣,全是汗水。”鏡頭前,魏明邊試穿白色的一次性防護服邊告訴記者。
  □值庭
  法警端坐一坐一天
  9點20分,兩輛警車從法院的地下通道進入直通暫看室的停車位。嫌疑人每人一間,被分開關押在暫看室,他們就在這裡等待法院開庭。
  9點30分,4名嫌疑人被法警一左一右抓著肘關節押送至不同的法庭。9點35分,一起涉嫌搶奪的案件正式開庭。值庭中,兩名法警筆直地坐在嫌疑人旁邊。
  “值庭的每一個動作都有嚴格的要求,就拿坐的位置,要求具體到釐米,前後距離嫌疑人不得超過40釐米,左右距離不超過20釐米,只要嫌疑人一動,我們就要立刻警覺起來並將他按住。”一位值庭的法警告訴記者。
  法警值庭期間,作為提押分隊副分隊長的魏明就開始了每天的巡邏工作,他需要對每個庭審中的法庭進行巡邏觀察。
  “值庭對法警的警惕性要求特別高,無論庭審現場的辯論有多麼精彩,或者案件有多麼曲折、離奇,作為法警都不能分心,只能全神貫註,防止被告人有過激行為,還要預防被害人家屬對被告人或者審判人員有任何舉動。”魏明說。
  見一名值庭的法警有些走神,坐姿不夠端正,魏明立刻用對講機提醒。
  “一旦遇到突發事件,值庭的法警會立刻通知我,我就會帶著安保人員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魏明還告訴記者,值庭是件苦差事,法警們經常一坐就是一天。
  □訓練
  日常工作每天必練擒拿術
  11點30分左右,庭審結束,嫌疑人被陸續押回法院內的暫看室。
  “看守所上午11點至下午1點30分休息,不接收嫌疑人,因此,我們需要在暫看室輪流看守嫌疑人。”魏明說。
  下午2點,魏明帶隊將嫌疑人送回看守所。2點30分,與看守所完成對嫌疑人的交接後,魏明如釋重負,“如果真的出現嫌犯逃跑的情況,法警甚至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責任。所以每天將他們安全送回看守所時,是我最輕鬆的時候。”魏明鬆了一口氣,坐在警車上閉目養神。
  下午3點,剛回到法院,魏明又開始組織法警進行訓練。他說,或許因為被冠以警察的頭銜,法警被公認為是法院內部離危險狀況最近的人。“我們每天都要面對可能犯有放火、搶劫、強姦、盜竊等罪行的嫌犯,隨時準備應付各種各樣的突發情況,因此看家本領是必不可少的。”
  在一間庭審室內,魏明親自為法警們示範擒拿術,他今天教的動作名叫“一招制敵”,如果遇到嫌疑人反抗,用這一招可以迅速將其制服。
  法警們告訴記者,除了每天早上6點到7點半的固定訓練,一有空閑時間,魏明就會組織他們訓練。訓練內容包括擒拿格鬥、警戒具的使用、擒敵技巧等。
  今年年僅25歲的魏明,2008年開始在陸軍三十八軍112師服役,這是陸軍的王牌部隊,號稱萬歲軍。2010年年底,從小懷揣警察夢的魏明轉業成為房山法院的一名法警。據瞭解,絕大多數法警均有軍旅經歷。
  □囚車
  監控視頻可實時傳回法院
  魏明說,房山法院總共有兩輛提押嫌疑人的警車,雖然警車已經有8年曆史,但設備相當先進。
  記者看到,這輛白色的警車車廂被中間的一個隔門分成兩部分,前半部分有兩排座位,供法警乘坐,副駕駛座上面有一個監控視頻。
  一名法警告訴記者,通過這個監視屏幕,坐在警車前部的法警可以觀察到嫌疑人的每個動作,聽到他們的對話,可以及時制止嫌疑人自殺、自殘、暴動和騷亂等行為。
  該系統還可以將圖像和語音通過網絡實時傳輸到法院的電腦上,便於相關領導及時瞭解警車的位置、狀態等信息,對押解過程可能出現的突發事件進行處理,確保押解安全。系統還可以自動儲存3個月的監控視頻,供隨時調取、查看。
  玻璃隔板只能單向傳聲音
  “提押時,後車廂只坐兩名法警,其他法警可以通過監控視頻和隔門的玻璃擋板觀察嫌疑人的情況,萬一嫌犯突然暴動,前面的法警可以打開隔門衝進後車廂控制情況。”法警介紹說。
  此外,這塊玻璃擋板還具有單向傳聲的效果。前車廂的法警可以聽到後車廂嫌犯的動靜,但是嫌犯卻無法聽到法警說話。如果有特殊情況,法警可以通過車上特設的對話裝置,與嫌犯進行溝通。
  記者看到警車的前車廂還放有若干個防暴盾牌、防暴鋼叉、齊眉棍、防刺背心等。
  警車的後車廂兩側各有一排座位,法警稱每輛警車最多只能押解6名嫌疑人,如提押的嫌犯超過6人,法院便會派出兩輛警車。
  記者發現後車廂每側座位前分別有兩對地環,“地環是押戴腳鐐的重犯的,通常3個小時或以上的長途押解,我們才會將嫌疑人的腳鐐銬在地環上。”一名法警介紹道。
  雙重防盜門確保萬無一失
  記者還看到,後半部分車廂的所有鋼化玻璃前面都有鋼柱加固,車頂的右前方安有消毒燈,“押完患有艾滋病、乙肝、肺結核的嫌疑人後,我們會將消毒燈開一天一夜進行消毒。”魏明說。
  “最值得炫耀的就是車內的防盜系統,後車門一旦鎖上,裡面無論如何也打不開,這還只是第一道鎖。在副駕駛座旁邊的車門上有警車的第二道全鎖,只要輕輕往上一扳,警車上的所有門全被鎖上,任何人都無法從外部將車門打開。”謹慎的魏明每次上車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鎖上全鎖。
  據瞭解,房山法院法警分隊還專門制定了《突發事件應急處置預案》,預案中詳細規定了在遭遇突發意外比如車禍、警車車輛事故、警車被攔截、被尾隨以及堵車等各種情況下,應該如何處理。
  □釋疑
  法警與公安民警有何區別?
  法警隸屬最高法
  據瞭解,我國的警察制度從總體上可以劃分為治安警察、武裝警察(武警)、司法警察(法警)三大體系。治安警察屬於公安部領導,武裝警察屬於武警總部指揮,司法警察則隸屬於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
  人民法院司法警察組織包括最高人民法院政治部警務部(司法警察局)、高級人民法院司法警察總隊、中級人民法院司法警察支隊、基層人民法院司法警察大隊。
  “法警與其他警察的最大區別就是,他們的工作與司法審判的各個環節密切相關。”郭鐵輝介紹說,根據《人民法院司法警察暫行條例》特別是新民訴法、刑訴法,法警的職責幾乎滲透到了審判執行的各個階段。安檢、值庭、送達文書、傳喚拘押、提解押送、財產查封以及死刑執行等數十條法定職責,而每一環節都直接關係到公平正義和百姓安危。
  服裝有“法院”字樣
  法院的司法警察著99式人民警察制服,佩戴人民警察警銜肩章。法警的警服與公安民警的警服幾乎完全一致,最主要的區別就是法警穿的警服胸標字樣為“法院”,臂章長城上方字樣為“法院”,而不是公安。
  另外,司法警察證件由人民警察證和工作證構成,人民警察證全國統一,由最高人民法院監製,其內頁警徽下方字樣為“法院”。而司法警察工作證則由所在單位製作。
  此外,每名法警還要求會挎一條特殊腰帶,上面有押解犯人必須配備的“八大件兒”,包括甩棍、手銬、對講機、催淚瓦斯、電擊器等。  (原標題:押解途中不避紅燈不准開門不能停車)
創作者介紹

裸妝

em14emicw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