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域新城菜市場,公平秤標識下鐵將軍把門,難見公平秤。張佳麗攝
  農貿市場短斤缺兩問題近期被頻繁曝光,有關部門是否加強管理?
  昨天,本報記者探訪了9家農貿市場,市場里的公平秤不是被偷就是送修,市場管理辦公室不是上鎖就是設在犄角旮旯,想找到很難。市場管理缺位,短斤缺兩現象依然如故。
  還是八兩秤
  上午10時30分,記者來到立水橋農貿市場地下二層的水產區,有大約30多家海鮮攤位。這個時間人不多,商販都賣力地拉客:“來點什麼?全是新鮮的!”
  記者向一家“大連海鮮”攤位詢問基圍蝦的價格,“65元一斤。”“便宜點吧?”簡單地還了幾句價後,攤主爽快地降到了55元一斤。“那就要一斤吧。”攤主麻利地拿出一個黑塑料袋,裝好蝦後,走進攤位里的電子秤處,鼓搗了一陣,轉身報了個數:“113塊”。記者表示只要一斤,攤主又挑出一些蝦,重新稱量。整個過程中,他的身體擋住了電子秤,看不清具體斤兩。
  “好,這回正好55塊錢的。”記者伸頭一看,袋子里只有數得過來的幾隻蝦在撲騰,“這夠秤嗎?”攤主不答話,把黑塑料袋伸進旁邊的水槽,開始灌水。
  “別灌水啊!我還得再過過秤呢!”記者趕緊喊。
  一聽這話,攤主唰的一下就把蝦倒回水槽,“我們這兒都是八兩秤,到別家買去吧!”他十分理直氣壯。
  記者無奈,找到市場管理員。沒想到,管理員聽後竟然見怪不怪地責備記者說,“誰讓你去買那個八兩秤的,不會去別家買嗎?”
  “可是,他說這市場全是八兩秤,市場難道不管嗎?”
  面對記者追問,管理員馬上指著旁邊一家“江蘇海鮮”攤位說,“去他家買,他家足秤。”
  攤主聞聲過來,大聲地招攬:“別去那些短斤缺兩的攤兒,說是八兩秤,給夠你半斤就不錯,一般都只有四兩,一斤蝦才十幾隻。我們這兒保證足秤,短一罰十!”
  聽著這位攤主“正氣十足”,可一問價格,記者就明白了個中蹊蹺:同樣的基圍蝦,這家賣108元一斤,比之前的“大連海鮮”足足貴了近一倍。
  “足秤就是這個價,報價便宜的一斤只能買五兩!”管理員自己也這樣說,在他看來,這家市場的缺斤短兩是個“明規則”。
  昨天,記者探訪了9家農貿市場的海鮮攤位,普遍存在缺斤短兩的問題,和之前媒體曝光一樣。
  公平秤送修了
  公平秤是農貿市場里的標配,擺在那兒,顧客隨時可以驗秤,攤販就輕易不敢在秤上做文章。可昨天記者採訪發現,京城很多農貿市場里,公平秤都不見了。
  昨天中午11時左右,記者來到位於西五環外的錦繡大地農貿市場,在市場北區的蔬菜區里,一排又一排的蔬菜攤位中,記者怎麼也找不到公平秤。問攤主,都說,市場里沒有公平秤。
  在商販的指示下,記者七拐八拐,找到了位於蔬菜區南端的管理辦公室。這是一處簡易房,簡陋的像即將拆除的違法建設。房子外面,堆著各種雜物,靠牆的地方堆著三台秤。
  “蔬菜區這麼大,有多少攤位?”記者問。
  “500多個。”工作人員說。
  “這麼多攤位,市場里怎麼找不到公平秤?”記者又問。
  “怎麼能沒有公平秤?市場里都必須有公平秤。我們秤壞了,送去修了。”工作人員警覺起來,輕描淡寫地說。
  蔬菜區北側的海鮮區,大廳里有80來個攤位。記者在海鮮大廳找了個遍,都沒發現公平秤。詢問商販,都搖頭說,海鮮大廳里從來就沒有公平秤。記者又詢問賣活魚的商販,都說,“我們這兒秤都是準的,從來不用公平秤。”
  記者詢問海鮮區辦公室在哪兒,問了四五個攤主之後,才有人知道。按照攤主的指點,記者才在海鮮區外圍西北角一處隱蔽的小院里,找到了海鮮區辦公室。只見玻璃窗上貼著“公平秤”三個紅色的大字,可窗下那台秤,早已銹跡斑斑,秤盤四角的鐵皮都翹了起來,似乎很久都沒有人用過。
  朝陽區延靜里西街的東域新城菜市場,市場位於紅廟幾個社區中間,前來買菜的居民很多,市場裡人來人往特別熱鬧。記者轉了一圈沒發現公平秤,輾轉在二樓找到了市場辦公室,但大門鎖著,敲門沒人應答。
  過了一會兒,一位市場管理人員聽到聲音從另一間屋子出來。聽說記者找公平秤,他果斷地回答:“昨天剛被偷了,得下周才能再裝。”
  記者再次回到菜市場,問詢商戶,發現一個角落裡的牆上寫著“公平秤”,但字的下麵沒有秤,卻有一個上了鎖的鐵箱子。商戶告訴記者,那箱子里是一個水管,根本沒有公平秤。“我在這幹了兩三年了,就沒見過有公平秤。”
  白坊祥和農貿市場面積很大,分為肉類、果蔬、熟食等不同區域,也找不到公平秤。而在京東最大的農產品批發市場八里橋批發市場,其牛羊肉廳門口“公平秤”的標識下,只有一個廢漆桶,找不到公平秤。
  記者問了一家攤主,攤主指了指西邊。記者一路向西,不停四處張望,還是不見公平秤。來到市場最西端的副食品攤位,記者又問了一位攤主,攤主指著向南。記者往南走了十多米,還是找不到,再次詢問,又被指向北面。
  打了幾個轉,記者終於找到了公平秤。秤放在地面,被多輛亂停放的自行車包圍著,不低頭看還真難發現。秤上掛著個紙殼板,上面黑筆小字寫著,“公平秤,請勿踩踏。”
  “市場沒有公平秤,你要是不放心,拿來我給你稱,我這秤,就是全市場最準的。”採訪中,見記者打聽公平秤,很多商販都自信滿滿地說。
  “在農貿市場買菜,短斤缺兩是常事兒,早就有這個心理準備了。”採訪中,一些大爺大媽告訴記者,明知道農貿市場里給的分量不足,但是也懶得為這個跟商販吵,找市場管理人員理論。
  “有的市場管理員你根本找不到,找著了,也是向著攤販的。跟他們吵半天也吵不出個結果來,不如不找這閑氣兒。”一位大媽說,“賣菜的說幾斤就是幾斤,我們也沒地兒核實去。”
  辦公室鐵將軍把門
  商販短斤缺兩,市場里又找不到公平秤,那市場管理人員都哪兒去了?
  記者探訪中發現,市場到底有沒有管理辦公室,很多商販自己都搞不清楚。
  在位於朝陽區的連心園便民菜市場,雖然門口張貼著各種市場管理辦法、準入制度等規定,但通知上卻未標明市場管理辦公室的聯繫方式,也沒有指向辦公室的任何標識。記者詢問一攤販,攤販稱,這個菜市場裡邊沒有管理辦公室,你如果想在這裡做生意的話,可以去邊上社區居委會打聽。
  記者轉到市場東門,又詢問了另一家攤販,他稱辦公室在樓上,但記者從東側樓梯上樓時,卻被一男子阻攔,稱樓上並不是辦公室。從另一側樓梯上樓,幾個房間房門緊閉,門上也沒有任何標識,記者敲門更是無人回應。
  菜市場外大街旁,有眾多擺攤的小販,就在記者探訪期間,其中兩戶攤販因攤位位置發生爭執,雙方破口大罵,隨即民警到場,調解了近20分鐘才恢復正常秩序,而記者發現,在民警調解期間本應具有管理責任的市場管理方卻無一人在場。
  與西單商場十里堡店一路之隔的商宇菜市場,掩映在東恆時代、都會華庭等一座座高檔公寓樓之間,門口聚滿了沙縣小吃、桂林米粉等快餐店。記者在市場內轉了一圈,不大的市場裡面黑乎乎的,只設有10多個攤位,賣肉的、賣魚的、賣菜的,還有加工香腸的、做衣服的。記者問商戶,管理人員去哪了,都表示沒見過。
  在錦繡大地海鮮區,記者也是繞著海鮮大廳走了兩三個來回,才在角落裡找到管理辦公室。這處被稱為辦公室的小院極其隱蔽,小鐵門只能容納一個人出入。
  記者進院時,正好有一名工作人員走了出來。
  “你們的辦公室怎麼這麼隱蔽,這麼小?”記者問。
  “有就不錯了,物流港那邊,連辦公室都沒有。”這位工作人員說,市場里的好地方,都留給攤位了,“辦公室要那麼大幹嘛,有就行。”
  採訪中記者發現,有些農貿市場雖然有管理辦公室,但經常鐵將軍把門,根本不見人。
  在金五星農貿市場海鮮肉食廳,大廳北側雖然有管理辦公室,但門鎖著,工作人員不見蹤影。兩位大爺大媽買了肉,想用放在門口桌子上的公平秤稱一下分量,卻因為不會使用電子秤,鼓搗了半天,只好放棄。
  法規鏈接
  依據《集貿市場計量監督管理辦法》,集市應當設置符合要求的公平秤,並負責保管、維護和監督檢查,定期送當地質量技術監督部門所屬的法定計量檢定機構進行檢定。
  公平秤是指對經營者和消費者之間因商品量稱量結果發生的糾紛具有裁決作用的衡器。
  集市主辦者違反上述規定的,限期改正,並處以1000元以下的罰款。  (原標題:缺斤短兩照舊 到底誰在撐腰)
創作者介紹

裸妝

em14emicw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